HardBirch

雷军:最后的风口

时间:12-06-19 栏目:互联网焦点, 系统技术篇 作者:鲁智森也有文化 评论:0 点击: 1,478 次

如果按照今天的上行趋势,小米有机会成为中国第3家百亿美元量级的公司——雷军再也用不着急着退出江湖了……雷军说,小米手机是他近二十年商业武功的一次颠覆式实践,也是他这辈子创办的最后一家公司。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天生便智勇双全,一出道即天下无敌,他自小就建立起改变世界的梦想,直至真正成为一代神仙。

  ——晕倒,有这种神仙吗?有的,《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以及如今被神话包围以致自己都笃信了这种神话的企业家。

  雷军当不了“神仙”,也不喜欢被塑造,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来时路。作为中国互联网界的“活化石”,他也曾经相信“不怕苦,不怕累,人定胜天”。只是,在写了16年的代码外加干了3年投资后,他决心换一种思路。最终他发现,百分之一的灵感或许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重要。

重要的是,他缺一个足以引领未来趋势的“风口”,一家量级“牛B”到堪称伟大的企业,一件在自己评判标准上称得上“大成”的案例。

2009年,雷军决心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手机,打破手机硬件行业的游戏规则。他将这次创业视为这辈子最后一次折腾。成了,自己也就踏实了,不成,那就退出江湖吧。

于是,在一片唱衰声中,雷军开始用互联网商业逻辑重塑自己的人生逻辑。“只要找准风口,猪都能飞上天。”他非常幸运,他认准的移动互联网风口帮助小米手机一骑绝尘,席卷了数百万的狂热粉丝。

它是全球第一家以成本价定价的手机厂商,一上马即软件硬件互联网一体化。它只用了37个小时卖出40万台手机实现了8亿元的销售额,2012年公司销售额过100亿元基本无悬念。成立一年多时,小米公司估值即过10亿元美金。过10亿美金,投资者告诉他,谷歌花了7年,facebook花了六年,小米,不到两年。

如果按照今天的上行趋势,小米有机会成为中国第3家百亿美元量级的公司——雷军再也用不着急着退出江湖了……

大幕升起来又落下

第6名员工的第16年

离开金山的时候,雷军已近不惑之年。

那是2007年的隆冬季节,北京很冷。记者见面会上,雷军用深深的一鞠躬纪念自己任上的最后一天。而此前两个月,金山软件刚刚上市。

从22岁到38岁,16年,5840天。当这一切真的结束,旁人很难理解那种谢幕时的感受。16年前,雷军作为第6名员工加入金山,16年后,金山已将近2000人。雷军说,我的青春,我的金山。他感慨万千。

一个男人用16年的时间硬生生将自己浇灌成互联网界的“活化石”。值吗?

作为尽人皆知的中关村劳模,每周七天,天天加班到深夜。带着金山八年间五次冲击IPO,跌跌撞撞终于撞线。同样也在这16年间,比自己出道晚的兄弟们都被捧上了天。马化腾的腾讯已经成了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丁磊的网易也有声有色……

而彼时,雷军还算不上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者。即便他少年成名,履历光鲜。

1969年,雷军出生在湖北仙桃一个教师家庭。18岁进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22岁与人合著的《深入DOS编程》、《深入Windows编程》,成为后辈程序员们争相阅读的工具书。只是,相比其他互联网“刺头”,雷军的性格棱角并不突出。从好学生到好员工,再从好员工到好领导,他几乎都行走在一条吻合传统价值观念的命运轨道,每一步都中规中矩,水到渠成。

当然,是轨道就总有崩溃的一天。金山16年,雷军渐渐领悟到一个道理:顺势而为。

“为什么有人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只能换回百分之二十的增长?反之,有人付出百分之二十的努力,却能获得百分百的回报?”“金山软件有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工程师,大家都很团结,执行力也非常强。但为何最后上市依靠的反而是网游业务?”

雷军缺的是大势,是机会,是风口。“只要站到风口前,猪都能够飞上天。改革开放30多年,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比如90年代去深圳炒股票,去海南岛炒地皮,比如比如一大堆,可惜我一个都没有捞着。”

他确实一个都没捞着。别人做互联网的时候,他坚守在“前有微软后有盗版”的软件行业,江山打了十多年,最后软件业整体不行了。于是一边做软件一边做互联网,可这时候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期又已经过去,机会都被别人抢去了。

——2007年10月16日,金山在香港联交所挂牌,雷军发现,他投注了16年心血的公司市值不过6.261亿港币。这个数字,当时远远不及同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市值15亿美元),更别提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了(市值39.58亿美元),就连跟盛大网络、第九城市和巨人游戏这些游戏界同行相比,金山也被抛在了后面。

雷军是不服气的。

活化石也有春天

人生奇妙。

金山阶段的雷军苦干硬干,年复一年地摸着石头过河,最后悲剧地发现——河上原本有座桥,石头都白摸了。而离开金山,他无心插柳地做起风险投资,结果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玩得风生水起。

做风险投资是有前提的。雷军在金山阶段,财务就已自由。早在2004年,金山和联想共同投资的卓越网作价7500万美元出售给亚马逊,外界估计,雷军个人获利上亿元人民币。而卓越套现,加之后来的金山上市,资金上雷军更加游刃有余。

他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投了拉卡拉。2004年,在高尔夫球场享受了两年退休生活的孙陶然决定开始新一轮的创业,雷军没有犹豫就答应投资。孙陶然和雷军相识,是1996年在中关村组织的一次会议上。二人算是一见如故,之后数年里每次交谈,两人都对事物有大致一样的判断和见解。“陶然做什么都能成。”雷军说,“无论做什么我都投。”

这就是雷军的投资理念,他对业界再三申明,如果你不是我的熟人,或者熟人的熟人,不用来找我看项目,我不会投的。

为此有人骂他很拽。

他解释自己的投资理念:“第一这是我的特点;第二投资不是做慈善,那是我的钱,我爱怎么投就怎么投;第三,我不投与金山有竞争关系的业务。”

谁都没想到,爱怎么投就怎么投的雷军最后竟然成了风投圈神一级的人物,噼噼啪啪整出了一个“帝国”。到目前为止,雷军总共投了包括凡客、乐淘、UC、可牛、iSpeak在内的17家公司,这些企业沿着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社交三条线整齐分布。

现在,这些公司们都还在“稻田”里长着没有上市,但家家都在各自的领域牛气十足,外界对其前景普遍看好。雷军系下的这些资产值多少钱?2011年,有媒体估值约150亿到200亿美元。

那么,一个金山的“退休老干部”何以成了风投圈中的雷大师?事实上,那几年荷包里子弹比雷军多得多的风投很多,但雷军既有余钱又来自一线,作为IT业“活化石”圈子里人脉深广,更重要的是,他正游手好闲。

雷军所投的17家公司中,有11家公司从零开始。他更愿意以创业的方式来做投资,有时脑袋中有个点子,就开始和朋友一起探讨,继而选择他熟悉的创始人,一步步把公司创立起来。

比如多玩,据说是李学凌有段时间经常找雷军聊天,有一天雷军忽然对他说,我想做个游戏网站,你有没有兴趣?于是,李学凌走上了创业之路。

又如陈年。陈年与雷军1998年就认识,后来共同创立卓越网。2005年陈年开始做我有网,雷军投资。后因对行业环境判断失误,我有网陷入困境。2007年联想投资总裁朱立南认为PPG模式适合再创业,雷军觉得陈年一定会再成功,于是再次投钱给他……

雷军说,我投资每一个人的时候,我都跟他说得很清楚,我们一起共事四年时间。比如我选择了A进入B行业创业,第一年搞砸了没关系,第二年再做,反正做了四年还是不成功那就算了。我有四年耐心。

媒体把我忘了么?

三年的天使投资经历,可算作雷军商业生涯的第二阶段。

早在2005年,雷军便看好移动互联网,他认为“未来移动互联网的规模将10倍于PC互联网的规模。”雷军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数年下来,成绩斐然,于是圈内人将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格局做了预判,第一阵营就是一张桌子——TABLE。

五个字母中的T代表腾讯系、A代表阿里巴巴系、B是百度系、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

对于“系”的说法雷军不喜欢,“这是敌对势力在捧杀我。啊,把我坑惨了。”“这些公司我是没有控制力的。”更有趣的一个细节是:据说雷军和马化腾有一次见面聊天,马化腾说,你现在很牛哇,雷军摇摇头,“哎呀,那都是朋友之间帮忙,就当我是个热心的大婶就好了。”

雷军不喜欢“造神运动”,因为互联网精神本身就是去中心化,所有神仙都会在互联网上亿双眼睛中被解构。他更希望外界把他的投资视作无心插柳的行为,而不是有意为之的布局。

做天使投资的三年,是幕后的三年,也是安静的三年。“那段时间,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我;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我参加。有时走出机场感觉空荡荡的,我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

被遗忘了的雷军想清楚了几个问题——

“第一,以前在金山,老觉得自己的精力是无限的,干得精疲力竭,这是一个做加法的过程。而做投资,我开始做减法,我给自己一个假定,我就什么都不会干。于是找到合适的人和商业机会后,开始放权、授权让别人干,做减法反而效率更高。”

“第二,创业什么最重要?如果说钱最重要,那么微软就是日不落帝国。真正重要的是缺钱的紧迫感。因为当你资源无限多的时候,你是一个低效的资源配置,你肯定很难成功。相反,当你资源紧缺的时候,配置反而能够得到优化。”

“第三,为什么大公司做新的项目往往很难做成,创业型公司却不一定?原因很简单,大公司资源再少也会有一堆,但项目牵头人通常还会跟老板抱怨,钱不够多人不够多。但创业型公司不一定,一个项目就给两百万元,有紧迫感的创业者往往会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而大公司要启动一个项目几千万元都算小的,牵头的人的年薪往往都得过百万元。”

——雷军在总结,周围人说他的状态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样。究竟是怎样一个状态呢?从商业上看,他不缺钱不缺闲不缺声誉,完全可以“安享晚年”了。但从人性的角度看,他又有点寂寞,有点手痒。多年来,他缺一家量级庞大称得上伟大的企业,一件在自己的评判标准上称得上“大成”的案例。

雷军是个聪明人。比如大学时候他一年可以在报刊上发表30余篇文章。这种成就至今让他颇为自得。发文章不是撞运气,为了提高投稿被采用的几率,他会将每本刊物的定位、编辑的喜好,都研究个透彻。同样也是在大学时候,他还建立了做一个“伟大的人”的梦想。

伟大是怎么个大法呢?雷军说,他小时候组装过收音机,大学时候焊过电路板,更重要的是他还看了本名叫《硅谷之火》的书。《硅谷之火》里的乔布斯是他当年的偶像。

《硅谷之火》就像《功夫》里周星驰拿到的那本“秘籍”,励志作用显著。以致多年以后面对媒体,他也能熟练而矫情地跟大家讲理想——那年我18岁,我也想像乔布斯一样办一家世界一流的企业。

雷军的商业2.0

最后一次创业

2009年,40岁的雷军决定再创业。在金山16年,干风险投资3年,江湖荣辱得失此刻全部归零。

雷军说,小米手机是他近二十年商业武功的一次颠覆式实践,也是他这辈子创办的最后一家公司。简言之,升级版的雷军要以毕其功于一役的姿态重新玩一次通关。“输了就彻底退出江湖了。”

40岁的玩法有什么不一样?资源不一样,平台不一样,找来的兄弟们不一样,但最关键的还是自我商业思维的更新。2010年7月,自称用手术刀将自己解剖了一遍的雷军总结出五条体会——

第一条:懂得顺势而为,绝不要做逆天而动的事情;第二条:颠覆创新,用真正的互联网精神重新思考;第三条:人欲即天理;第四条:广结善缘;第五条:专注,少就是多。

“雷五条”的变现过程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逐一介绍。

先说第一条“顺势而为”。雷军意识到,创业要想大成,光靠勤奋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创业能否成功要靠命。可命是什么呢?所谓命,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创业者需要找到一个巨大的风口,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够飞起来。”

雷军坚信移动互联网是下一个能诞生百亿级公司的风口。杀入手持终端,第一步是招人。

人从哪招呢?在互联网行业雷军可谓小有名气,可在硬件领域,雷军必要面对应聘者连珠炮式的问题:“你有硬件团队吗?你跟运营商关系如何?你能搞到屏吗?你准备砸多少钱?”

2009年10月,雷军向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林斌发出了合伙创业的邀请。林斌,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前副院长、Google全球技术总监,曾全权负责谷歌在中国的移动搜索与服务的团队组建与工程研发工作。

雷军与其相识于Google和UCweb间的一次合作。出于对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同样的看好和痴迷,两人成为朋友。当林斌打算创业时,雷军与之一拍即合。

除开林斌,其他五个创始团队成员也开始慢慢聚拢。这包括负责过金山在线、金山词霸的黎万强;曾参与过谷歌3D街景的高级产品经理洪锋;原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周光平;还有原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刘德。

“非常6+1”的豪华阵容搭起来了,创业第一步完成。

从第一步看,小米的创业已经有些硅谷式创业的味道。过去十多年,本土互联网创业从项目到投资的链条逐步完善,客观上也给雷军提供了大的舞台。用雷军的话说,小米是全中国进入门槛最高的公司。员工平均年龄30岁,其中有一半人来自Google、微软和金山,覆历表上的名字个个都光鲜得要命。

——2010年4月6日,小米科技低调成立。

以互联网的方式做手机

做软件出身的雷军横刀杀入了硬件领域。这个领域,摩托罗拉做了80年,诺基亚做了50年,如今再加上一枝独秀的苹果以及枕戈待旦的HTC、三星——小米怎么玩?

事实上,当初雷军宣布要做手机硬件的时候,唱衰者众,即便彼时的智能手机行业正处于天下大乱位次重排的混战时期。

硬件确实不如想象中那么好做。“有人以为做手机,就是从夏普拿屏,从高通拿芯片,然后像当年组装电脑在家里一攒,不就出来了嘛?那么简单?”雷军说,“先不考虑信号、性能、耗电各种指标。单单是保证不易被摔碎,研发中我们都要用高速摄像机拍摄不同的摔法,从力学的角度分解,继而再调整结构设计。这样的细节讲八天八夜也讲不完。”

硬件开发属于战术层面,小米手机在战略层面的打法更为重要。“雷五条”中的“颠覆创新,用真正的互联网精神重新思考”这个时候开始在考验中完成变现。

从一开始,雷军就描绘了一张大致的前进蓝图,其中核心的观点是:1.通过互联网培养粉丝;2.手机坚持做顶级配置并强调性价比;3.手机销售不走线下只在网上销售;4.在商业模式上,不以手机盈利为目的,而是借鉴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品牌和口碑先积累人群,继而把手机变成渠道。

——简言之,雷军一上来就决定要打破手机硬件行业的游戏规则。

号称为发烧而生的MIUI操作系统开始起步。MIUI系统是小米公司基于安卓系统深度开发的第三方手机操作系统,通俗点讲,就是小米公司开始优化自己的心脏。也就在强健自己“心脏”的日夜兼程中,一个巨大的战机或者说一个巨大的插曲出现了——

雷军发现在手机上做社交应用存在巨大空白。“当这个机会被我们发现时,我们就立刻组织团队,马上做。”几个月后,米聊横空出世。

果然,米聊一出,态势惊人。作为一个刚刚创业几个月的公司,手机还未出世米聊却率先红了起来,值得振奋。事实上,米聊的应势而生,本质上是在正面战场上切入了腾讯帝国的根基。直击腾讯,雷军原本有希望一把将其撂倒,殊不知,高度警惕的马化腾显然也看到了这招险棋。

随即,腾讯发布微信,借助QQ平台集团资源整体倾斜,微信用户很快过亿。

微信攻势越来越猛,米聊遭遇反扑,不过好歹也算坚强地活了下来,其用户在2012年达到1200万户。短暂交锋,擦枪走火,点到即止。

另一边,小米手机的硬件团队也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密闭式研发。“这期间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是工艺上的支持。国外的供应商一听说是来自中国的创业团队,85%的人起初都拒绝了。因为中国的创业团队都很会忽悠,他们已经被忽悠了好多年,怕了。”雷军说。

然而,小米必须要取得产业链上数百个供应商的支持。此时,开过公司的刘德被雷军抽调来和供应商谈判。

“五个月,见了1000多人,瘦了20斤。”刘德说。“比如福岛核电事故后,我和雷军一起去日本拜访夏普,当时整架飞机只有十多人。此刻来访,夏普很感动,但在商言商,起初谈判并不顺利。一个从来没做过手机的公司只能讲未来,讲着讲着,连我们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刘德回忆。

有了这些合作,2011年4月份的某一天,第一部小米手机诞生。

——此时,距小米手机正式发布的2011年8月16日,还有四个月。

不是活雷锋,不是雷布斯

2011年8月16日,798艺术中心北京会所,人潮涌动。各路英雄以及小米公司在互联网上精心培养了一年多的“米粉”们鱼贯而入。显然,这个能容纳近千人的会场依旧太小,很多人选择了席地而坐。

雷军登台了。他身穿凡客诚品的T恤和牛仔裤,脚踩乐淘网的“疯狂的小鸟”帆布鞋,站到了聚光灯中央。显然,“雷五条”中“广结善缘”的理念在这时得到了体现。

在大屏幕上播放的一则短片中,包括乐淘网毕胜、多玩网李学凌、凡客陈年等一帮互联网明星纷纷摔掉手里的苹果手机,高呼:“我们要小米!”

小米手机出现了。雷军宣布,1.5GHz双核处理器,售价1999元。这样的售价确实让场内场外的人吃了一惊。台下开始欢呼,有人喊雷叔叔,还有人喊雷爷爷,更有人调侃地叫起“雷布斯”。

紧接着,二十多天后的9月5日,小米首次在网上预订销售。34小时预订出30万台;12月18日,小米手机第二次预订销售,3个小时又卖出10万台。

——一前一后总共37个小时,销出40万台同款手机,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最牛的国际手机巨头,一款手机一个月能卖出10万台,也是不得了的事情。最火爆的苹果iPhone 4,其首日销量也不过60万部。”

37小时40万台的销量,也同时宣告创业不到两年的小米,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实现了8亿元的销售额。这是一个奇迹。

雷军心里的石头暂时落地了。这确实是生死存亡的一瞬。因为小米手机的销售渠道全部通过互联网,没有零售终端,如果第一拨的销售不佳,继而引起互联网口碑受挫,那真的就“game over”了。

让雷军再次松口气的另一关键节点,出现在2011年11月20日。在这一天,雷军对外宣布,小米公司获得第二轮9000万美元投资。雷军清楚地知道,小米至此才终于渡过了最危险、最可能“夭折”的阶段。

为什么?因为在此之前,小米公司全盘业务都建立在4000万美元的现金基础上。这些钱拿来做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可能已经绰绰有余,但要做手机硬件,算下来只要库存达到15万台就有可能让公司关门。不管小米用多么轻盈的方式运转,整个手机链条尤其是硬件端的漫长,决定了现金流实为重中之重。

那么,小米手机何以能够赢得第一场销售战?雷军最初对小米商业模式的设计显然是对的。“小米不以手机盈利为目的,而是借鉴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品牌和口碑先积累人群,继而把手机变成渠道再图盈利。”

于是,小米手机的超高性价比成为了撒手锏。其一是性能,小米手机的1.5GHz双核处理器让人印象深刻;其二是价格,据雷军说早在小米手机定价的时候,他就想要疯狂一把,把手机的价格定在1499元甚至最好是999元。最高性能的手机,只要999元,这将引发什么?只是,最后仔细核算了成本之后,他还是无奈地将价格放在了1999元……

小米的谜

自去年9月正式发售,小米在近乎夸张的缺货状态下半年卖出了150万台。

2012年1月11日,小米开启第三轮开放购买,为此其官网专门新增了服务器和带宽。疯狂的粉丝能量依旧如山如海,每秒下单的峰值一度达到700部。45分钟,预订超过10万部,2个小时23万部,8个半小时30万部——纪录再次刷新。

2012年4月6日小米公司两周年米粉节上,现场面对上千米粉,6分零5秒,10万台小米手机被抢光,小米手机的销售似乎成为了手机行业的超级“大片”,创造了一个个票房纪录。

数据反复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这不就是一部手机吗?直到现在,依然有很多人搞不懂为什么小米能一夜暴红,在传统的观念中不是说做手机硬件没前途吗?回过头来,雷军也在问自己这是为什么。

总结小米的商业智慧,其核心无非三点:一是粉丝文化的深度开发和经营;二是互联网精神和方法的极致展现;第三则是不断超越用户预期。

小米公司有三块主要业务,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通过米聊以及小米论坛,雷军不断进行着粉丝积累。如今,整个活跃在小米论坛上的米粉已经超过了270万。在线下,小米在国内28个城市开办了小米之家,在全国范围内签约了326家特约维修点,售后服务点覆盖了220个城市。小米之家定期举办同城会等各种活动,热闹的氛围就像过节一样。

在广州、武汉等地,小米之家本来是上午9点上班,可很多粉丝在8点就会到门口排队。每一家小米之家成立时都会有人送花、送礼、合影,甚至开办满一个月的时候还会有人来庆祝“满月”,还有人专门为小米手机作词作曲写歌。

米粉文化直接刺激了手机销售。因为小米手机长期处于缺货状态,一旦小米官网有秒杀活动,米粉们在各自公司一号召,往往全公司都会去抢。最后,大家反而不像是在为买手机而买手机,而是俨然成了一场相互比拼运气的游戏。

与之同时,大量的衍生品开始上市销售。什么小米棒球帽、米兔公仔、小米卡通贴纸销售良好。如何理解这种粉丝文化?在北京的小米之家留言墙上,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张笔迹稚嫩的手写纸条:谁说小米是山寨?我就是喜欢,虽然还不完美。

小米商业智慧之二,是互联网精神和方法的极致展现。比如在微博和论坛的传播上,互联网出身的小米人有一整套方法论。小米公司有大量员工活跃在论坛和微博中,在第一线和用户进行无缝沟通,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误会。

甚至雷军本人每天都会在微博上回答一百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朋友们碰到他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你怎么微博上搞得全是广告?

至于小米商业智慧的第三条“不断超越用户预期”,用雷军自己的解释则是做人要厚道。比如手机的触摸屏和电池,国产的和进口的价差悬殊,但消费者往往难以识别。这个时候选择用哪种材质呢?我们坚持选择后者。

江湖还要继续

产品、生产、营销,小米连闯三关,轻轻站稳。成立两年多,2010年创投界对小米的估值为2.5亿美元,2011年就已经达到10亿美元。

一家中国企业在成立的第二年估值即过10亿美金,这本身就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基于互联网以及通过互联网所激发的巨大粉丝能量,同样,神话也经受了来自互联网的一系列考验。

比如,当小米销售完第一批10万台之后,其必然面临返修率的压力。一方面市场需求巨大,现金流必须砸到生产环节,这种情况下如果返修率过高,必然会崩断公司生态链条。“如果返修率达到10%甚至20%,那么这公司基本也不用做了。因为手机往返仅邮费就得近40元,这还不算需要更换的配件。”雷军说。

对第一批手机返修率的担心,是雷军2011年过得最煎熬的一段时间。结果很快出来了,第一批返修的手机中有20台的故障原因是进水,还有一些手机是因为摔到地上,或者电池在公差范围内频繁重启,雷军松了一口气。

在最关键的良品率上,小米手机没有出大问题,到第二个20万台卖出去的时候,雷军最终踏实了。

如果延续2011年下半年以及2012年的上行态势,小米公司的内部判断是,到2013年年末小米手机的销量将会达到800万到1000万台。

——这的确是一个或将改变本土手机历史的神话。

至少目前看来,雷军也用不着急着退出江湖了……

链接:“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

我在互联网混了那么多年,有一个“七字诀”。我用这一整套方法论自己创办了小米,也帮助朋友创办了20多家公司。

七字诀第一是专注。比如现在像很多微博站每天没有很多更新,但是文章质量好很多,在少就是多的时代里面,我们是信息过多,怎么样把东西做得精致,有价值,才是问题关键。

我们整个时代都在谈苹果,都在谈乔布斯,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苹果这家公司到今天为止都只出过5款手机而已。我们深圳的三个厂一天就能出100款,出一款难在什么地方呢?当我自己做手机的时候真的觉得大到至简,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传播,越难做。当大家把一本书从薄读厚,再从厚读薄,就能明白简单的东西是最具力量的。

第二条极致,极致就是做到你能做的最好,极致就是做到别人达不到的高度。大家经常“恭维”我,说小米山寨了iPhone,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好的东西是不可能被抄袭的。每次想山寨iPhone的时候,我看到人家那个图标做得那么极致,就想我们能做到吗?不行。我只希望通过每天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努力,能离偶像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技术上的极致需要时间、天赋,服务上的极致就看是否用心了。在这里举个例子我们小米的例子。我们刚开始卖手机的时候,税务局只给了我们四本发票,完全不够用,后来才补上了。我们的部门怎么办呢?第一用特别快递寄发票,在每张发票里面放了一张温情脉脉的贺卡,写的是“让你久等了,亲对不起”,特别画了一个很可爱的米兔,我们在每个信封里面还附了一张手机贴膜。当用户收到时感动坏了,从来没有一个公司这么做过。我们可改善的空间真的多得一塌糊涂,只要我们稍微用一点点心就能打动消费者。

第三个要讲的是口碑。我经常问大家一个问题,去过海底捞吗?海底捞就真的比五星级餐馆好吗?为什么咱们比起会议中心就没口碑,这个海底捞就有口碑呢?其实,口碑的的本质是超越用户的希望值。海底捞在一个很破的地方,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它超越了我们所有的期望值,我们就觉得好。当我们去五星级餐馆的时候我们期望值很高,怎么可能超越呢?

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在小米创业初期强调我们一定要保密,我说这玩意儿大家一看是雷军做的期望值就高,不如“无名氏”做出来,消费者心态平和,更容易惊艳喝彩。

最后一个要诀就是快,我坚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有时候,快就是一种力量,你快了以后能掩盖很多问题,企业在快速发展的时候往往风险是最小的,当你速度一慢下来,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所以,怎么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提速是所有互联网企业最关键的问题。

少才是多——8.16发布会上的细节转变

以前我们搞活动开发布会,我们很累,事情好像总做不完:比如,这个发布会的主题是什么,我们要请哪些客人,我们要请哪几个部长来发言;我们要如何分工;请柬怎样做得漂亮;然后是先发请柬再发邮件,怎么打电话确认,应该怎么去请到,请不到要总结经验;灯泡是否有备用的,投影仪会不会坏……

但发布会的核心是什么?不就是发布产品嘛。想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开始做减法。减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办一个发布会,最重要的不是我们请得来什么大牌歌星,有什么噱头,我们只需要想清楚到底要发布什么。

要发布什么?讲什么是关键,演讲用的PPT更是关键。以前发布会我们提前一天把PPT写好就已经不错了,而去年引起轰动的8.16小米手机发布会的PPT我提前了十五天开始做,组织了五个人的班子,有美术、制作,我一天参与两遍,提方向和意见。原计划预计做200页,做了120页,大家已经觉得崩溃了。因为每张照片都要修很多遍,每个标题都要琢磨想得对不对。我只能庆幸准备时间还算充足。

——少才是多,回归本质,专注本质,这其实是对人的一种解脱和祝福。

声明: 本文由( 鲁智森也有文化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雷军:最后的风口

雷军:最后的风口: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QQ群互动

Linux系统与内核学习群:194051772

WP建站技术学习交流群:194062106

魔豆之路QR

魔豆的Linux内核之路

魔豆的Linux内核之路

优秀工程师当看优秀书籍

优秀程序员,要看优秀书!

赞助商广告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