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Birch

华为任正非:Facebook的出现没有什么了不起

时间:12-10-14 栏目:魔豆观察员 作者:魔豆先生 评论:0 点击: 1,317 次

 

中国创造不了价值,第一是缺少土壤,这个土壤就是产权保护制度。在硅谷,大家拼命地加班,说不定哪天就一夜暴富了。我有一个朋友,当年我去美国的时 候,他的公司比华为还大,他抱着一夜暴富的想法,二十多年也没暴富。但像他一样的千百万美国人,有可能就这样奋斗毕生,也有可能会挤压出某一个人的成功, 比如乔布斯,比如扎克伯格。也就是说,财产保护制度,让大家看到了“一夜暴富”的可能性。

异军从何突起

没有产权保护,创新的冲动就会受抑制。Facebook的出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要是在中国出现的话,有可能被拷贝抄袭多遍,不仅原创者会被抛 弃,连最先的抄袭者也会家破人亡。但在美国有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你是不能抄的,你抄了就罚你几十亿美元。这么严格的保护制度,谁都知道不能随便侵犯 他人。实际上保护知识产权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别人用来打压我们的手段,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几十年、上百年后我们国家的科技就有希望了。

科技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问题,一个理论的突破,构成社会价值贡献,需要二三十年。雅各布突破CDMA的时候是上世纪60年代,是我们搞文化大革命的 时候。我们怎么能一看到高通赚钱了,就感慨怎么我们不是高通呢?二三十年前我们还在搞“文攻武卫”,高通CEO那个时候,流行谁读书谁愚蠢,所以我们今天 把心平静下来,踏踏实实做点事,也可能四五十年后我们就有希望了。但是现在我们平静不下来。中国的大学教授,要比论文数量,但又产不出这么多来,就只能去 抄,抄论文还能有什么创新获得诺贝尔奖呢?我们必须要改变的是学术环境。

第一,在创新问题上,一定要强调价值理论,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一定是为了创造价值。但未来的价值点还是个假设体系,现在是不清晰的。我 们假设未来是什么,我们假设数据流量的管道会变粗,变得像太平洋一样粗,建个诺亚方舟把我们救了,这个假设是否准确,我们并不清楚。如果真的像太平洋一样 粗,也许华为押对宝了。如果只有长江、黄河那么粗,那么华为公司是不是会完蛋呢?这个世界上完蛋的公司很多,北电就是押宝押错了。中国的小网通也是押错宝 了,押早了。小网通刚死,宽带就来了。

英雄常常是生不逢时。有一些人性格很刚烈,大家不认同,如果生在抗战时代说不定就是英雄,说不定就能当将军。我们是从人类社会的需求和价值基础上, 假设将来数据流量会越流越大,但这不一定符合社会规律。马克思理论假设的前提是那时候没有汽车、没有飞机,他说的物质极大丰富,准确定义是什么呢?因为马 克思没有拿出标准的数学公式来,我们还以为有更高的标准。所以我们现在的假设是要接受长期批判的,如果假设不对,那我们就要修正。首席科学家要决定带领我 们往哪里突破。

第二,在创新问题上,我们要更多地宽容失败。宽容失败也要有具体的评价机制,不是所有的领域都允许大规模失败。我们是高端研究领域,模糊区域更多。 有一些区域并不是模糊的,就不允许他们乱来,比如说工程的承包等都是可以清晰数量化的,做不好就说明管理能力低。但我们进入的是模糊区域,我们不知道它未 来会是什么样子,会做成什么。因此,在思想上要放得更开,你可以到外面去喝咖啡,与人思想碰撞,把你的感慨写出来,发到网上,引领一代新人思考。也许不只 是华为看到你了,社会也看到你了。当你的感慨可以去影响别人时,别人就顺着一路走下去,也许他就成功了。所以在创新问题上,更多的是一种承前启后。

作为科学家,也许你对人类的预测,你最终也看不见,但是我觉得这并不一定错误。

比方说中国人吴仲华在上世纪50年代写了涡轮机械三元流动的方程,发表了论文。英国按照这个理论做了第一代斯贝发动机。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访 问英国,问我们可不可以引进生产,英国说可以呀,小平很高兴,就站起来向英国科学家致敬。而英国的所有科学家都站起来向中国致敬,因为这个技术是中国发明 的。这时吴仲华正在湖北五七干校养猪。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汉语拼音。1979年,复旦(微博)大学教授周有光认为要到国际标准化组织去陈述中国对文字的观点,别人就邀请他去了。上飞机之 前,单位告诉他,因为你是外方邀请的,单位不负责所有差旅费。于是,他一分钱补贴也没有就去了巴黎。他用了三年的努力,从国际标准化组织那儿争取到中国要 使用的拼音文字。不然,我们的汉字就无法融入电脑时代。因此,要构成一个突破,需要几代人付出极大的努力。

现在到处都在讨论自主创新的问题,我特别不同意,为什么一定要自主?自主就是封建的闭关自守。我们为什么要排外?我们能什么都做得比别人好吗?我们 在创新的过程中强调只做我们有优势的部分,别的部分我们应该更多地加强开放与合作,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构建真正的战略力量。我非常支持异军突起的创新,但 要在公司的主航道上才好。所以,一定要避免建立封闭系统,而是要建立一个开放的体系,特别是硬件体系更要开放。不开放就是死亡。

鼓励产生将军的机制

华为从当年三四十台模拟交换机的代理商走到今天,在于有将军的长远眼光。为什么我们现在就产生不了将军呢?是文化机制问题、考核机制问题。胡厚昆 (华为高级副董事长)说过,我们的利益机制要从“授予”改成“获取”。授予就是我们上面来评,该给你多少钱该给他多少钱。以后我们改成“获取”、“分 享”,将给整个考核机制倒过来,以利益为中心。为什么我们的机关这么庞大,是因为机关来分钱,机关先给自己留一块,自己发得好,工资也涨得好,剩下的让在 阿富汗的弟兄们分,结果他们拿不到多少。这就是一种不能鼓励产生英雄的机制,不能产生战略的机制,所以我们现在要调整过来。

在调整的这个过渡时期,我们呼唤更多有战略眼光的人走到管理岗位上来。我们看问题要长远,我们今天就是来赌博,赌博就是战略眼光。我们赌什么呢,赌管道会像太平洋一样粗。

我们要做到太平洋的流量体系,有没有可能做到?举个例子,空中客车和波音的竞争,波音就假定了这个世界是个网络型的世界,点到点的飞行,这样不需要 枢纽中转就可以直达各个小城市,因此波音没有做大客机,波音在小的点对点上改进,做点对点的飞行。而空中客车假定是“枢纽”型,到法兰克福先坐大飞机,再 转小飞机,所以三百人的飞机就首先问世了。

再比如,当前在终端OS领域,Android、iOS、Windows Phone 8三足鼎立,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留给其他终端OS的机会已经很小。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如果他们突 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们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地用他们的高端芯片, 好好地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虽然稍微差一点,但也要凑合能用上去。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做操作系 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因此,如果在短期投资和长期利益上没有看得很清楚的人,实际上他就不是将军。将军就要有战略意识。华为实际上是处在一个相对较好的时期,要加大投 入,把这些优势耗散掉,形成新的优势。整个社会都在衰退,经济可能会循环衰退,我们虽然跟自己过去相比下降了,但和旁边相比,活得很滋润,我们今年的纯利 会到20亿~30亿美元。因此,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不敢用钱是因为我们缺少领袖,缺少将军,缺少对未来的战略。

再比如,华为的优势在于数理逻辑,不在物理界面。华为一定要在优势方面集中发挥。所以在材料科学方面,我更多地倾向于材料应用上的研究,而不是材料 的创造发明上。日本正在从整机收缩到部件,从部件收缩到材料,这对我们是一个天大的好时机,日本拼命做材料科学研究的时候,我们研究的是怎么用这些东西, 使产品比美国做得好。大家都认为日本和德国的机器可靠,那就让日本人、德国人做我们的中间试验,把关我们产品的质量。好坏让日本员工、德国员工去定义。

中国的宗教是玄学,是模糊科学,对创造发明有好处,但对做可靠的产品不一定有好处。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和世界达成互补性的经济关系,多交一些朋友,才能有助于达成主要的战略目标。

声明: 本文由( 魔豆先生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华为任正非:Facebook的出现没有什么了不起

华为任正非:Facebook的出现没有什么了不起: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QQ群互动

Linux系统与内核学习群:194051772

WP建站技术学习交流群:194062106

魔豆之路QR

魔豆的Linux内核之路

魔豆的Linux内核之路

优秀工程师当看优秀书籍

优秀程序员,要看优秀书!

赞助商广告

友荐云推荐